23Nov

自杀与自由

时间: 2009-11-23 分类: 未分类, 社会评论 作者: 李思川 1443 次浏览

19岁的郑州小伙李金川,以一种并不特别的自杀方式,草草地给刚刚处于起跑线上的人生划了个句号。在这个竞争激烈、压力重重、欲望彭胀的时代,一个生命的离去除了给至亲之人离下无尽的悲痛,对于社会则如雨入寒江,瞬间的涟漪后便归于空与无,被忙碌的人们永久地遗忘。但这个高三学生的死亡,让人不得不深思,不得不拷问,因为他是因为看不惯他的母校的一些不正之风才自杀的。

一个人能绝决地选择死亡,不外乎两个原因:要么是觉得在这个世界里确实无以为继,难以生存,要么是觉得这个世界已没什么可留恋的,不再值得他活下去。不论哪种理由,除了同情,善良的人们还会不由得说他们死得太傻,俗话说嘛:好死不如赖活着。亲人的悲痛欲绝,会让我们觉得死者好怯懦,自己逃避了现实,却把痛苦留给了爱他的人。

能够直面死亡,为什么不能直面现实呢?我想那是因为他认为自己不自由了,这个身处其中的世界不受他的支配,不再欢迎他的参与,他感觉自己的社会理想只是个泡影,他被这个世界无情地抛弃了……

无拘无束,海阔天空才是我们通常对自由的直观描述,其实有水的牢笼,才有海阔凭鱼跃,在空气的桎梏,才有天高任鸟飞。街头的乞丐,来去自由,无牵无挂,随遇而安,他拥有的是形式的自由,实质上的奴役状态。因为他没有以职业为平台,以技能手段,参与这个社会的目标规划与目标实现,这个世界的发展变得和他无关,他从这个社会的所得要依赖于别人的施舍。因此,自由就是你感觉世上有你可以参与的目标,而你为这个目标的努力可以换来你应得的报偿。

李金川,这个涉世未深,心存美好憧憬的中学生,对世界的看法太理想化(这不是他的错),眼里揉不得沙子,本应作为一方净土的校园里同样充斥着社会的上的一些腐臭气息,让他产生了绝望,对这个社会的绝望,因为对于一个成长中的青少年,他已看不到鼓励他,和他一起战斗的精神支撑–这个世界,已不值得他活下去了。我不和你玩了,我要去死!我想这可能是李金川决定服毒时的心态写照,而他在准备长达七八页的遗书时,内心是何等的悲壮,一个让人有想笑的念头而又笑不出来的悲壮。他的以偏概全的认识方式与采取过激行为的行事方式,展现的是轻率,却让我们也看到了他内心的一个悲剧,昭示着一个个人与社会关系的大悲剧。屈原投江,渊明归隐,嚣嚣世界与我已无挂;红尘中人做了僧妮,红尘已不再是诱惑……

孟德斯鸠说,对一人的不公便是对众人的威胁。“当他们屠杀犹太人时,我没有作声,因为我不是犹太人;当他们屠杀基督徒时,我没有作声,因为我不是基督徒;当他们来抓……时,我保持沉默,因为我不是……;后来他们要杀我,已经没有人能为我作声了……”我们身处其中的社会是什么样子,与我们绝不是无关痛痒的。李金川面对一些不良社会现象时,以过激的行为尽了他的“责任心”,但却同时也选择了拒绝参与。我们不必再说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清则无友,应有含污纳垢之量,我们需要以一个积极的心态去参与改变这个社会,去挖除毒瘤,匡扶正义,而我们参与的前提,则是我们能够自主与自由。

大家的事情大家能够有发言权,事关公共利益的事项要在阳光下进行,法律的框架下任何人无逾越的特权,这就是我们的自由。

本文作者:

李思川,男,法学博士,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,北京市海勤律师事务所律师。我要投稿

喜欢我们的文章请您与朋友分享:

相关文章:

Comments

目前有 3 条精彩评论

  1. 菠萝 发表于: 2009 年 11 月 23 日 23:46:28

    他用这种方式去寻找自己的自由了。
    让人深思。。。

    社会,让我们这一代人经受考验。

  2. 左岸读书 发表于: 2009 年 11 月 30 日 10:12:53

    我认为“死”并不是一种解脱~

  3. 菠萝 发表于: 2009 年 12 月 1 日 21:21:32

    死了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Comments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按 [ Ctrl+Enter ] 键直接提交

  • 正确格式为: http://www.jiawin.com

返回顶部